可是第三天的夜里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4-02 14:14:24 字体:[ ]

  爆发在苏联国内革命战役光阴。当时,赤军与白军的斗争是极度残忍的。这一天,赤军一队25 片面,在政委叶甫秀可夫的携带下,拼死突围出来。重重掩盖他们的,是洪量手执闪闪发光的马刀的哥萨克。未能突围的119 闻人兵和统统骆驼都直一挺一挺地长逝在那寒冬的荒滩上了。白军率领哥萨克上尉,以为突围赤军走的是戈壁,没有根草,没有骆驼,他们是活不了多久的,因此舍弃了追击。 25 片面中有1 个是女的,名叫马丽娅。她是个小蚌子,身段纤瘦苗条,长一头的棕发,一对顽皮的大眼睛,闪着猫眼一样的黄光。 马丽娅酷一爱一写诗,一空下来,就要一舔一着铅笔头,在报纸边角上,辛勤地写下些字体歪歪斜斜的诗句。这些诗有写革命的,有写斗争的,也有写领导的。然则编纂部里的那些人却说这些诗火候不足,还不愿委任。 马丽娅写诗的火候也许真不太够,但她的槍法是极度够火候的。每逢上疆场,只消政委用手指向前哨一指,说:“马丽娅瞧,一个白一党一军官!”马丽娜会眯起眼睛,一舔一舔一嘴唇,然后镇定地端起槍来。到此为止,这个军官算是已向阎王报了到了。槍声一响,那人就会应声而倒。于是,马丽娅就会放下槍,说:“嗯,第29 个,这个遭鱼瘟的!”“遭鱼瘟的”是马丽娅的口头禅。这也难怪,由于她是地隧道道的渔家女。7 岁起,她就穿戴硬一绑一绑的油布裤子,坐在油腻腻的剖鱼凳上剖银白色的青鱼肚子了,这一剖即是12 年。 到19 岁那年,赤军在招赤卫队自愿兵,她就报名去了。开初,人家取笑了她一顿,将她赶跑了,然则厥后已经不住她一次次的软磨硬缠,终归收下了她。于是,她就成了赤卫队中唯独的一名女一性一。 这伙突围的人我方也搞不清,他们该上哪儿去。到太平的地方,迩来的也得走10 天,可他们惟有3 天的粮食。 正当他们愁眉苦脸的光阴,前面来了一个商队,他们神速地掩盖了这个商队。政委登上沙丘,端着槍,发出喇叭般嘹亮的声响喊迫:“喂,站住! 倘使有槍,都撂在地上。不许动!不然将你们一概干掉。”吉尔吉斯贩子吓得心惊胆战,全都屁一股一撅,像只鸵鸟一样地卧倒在沙地上了,赤军士兵们气喘吁吁地从四面八方围上去。 猝然,一排槍声响处,政委身边一个士兵“咕咚”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伸直了胳膊。 政委一卧倒,高喊道:“卧倒!..打这些龟孙子们!”槍声高文。骆驼后猫着的那些家伙槍法相当准,不像是商队里的人。荒原被这僻僻啪啪的槍声晃动了。结果,商队里的槍声终归稀落下来。 赤军一步一步一逼一近去,直到30 步之遥才看清,骆驼后面有一个头戴皮帽、肩上佩金肩章的家伙。 政委回过头来,对马丽娅说:“马丽娅,瞧,一个白匪军官!”马丽娅同意一声,镇定端起槍,手起一槍。 不知是马丽娅的手指冻僵了,依然她跑顺利发了颤,总之,正当她刚才说出:“第41 个,遭鱼瘟的”时,这个军官却活生生地从骆驼背后站了起来,两手举着长槍,刺刀上挑着块手帕。马丽娅气得将槍往地上一扔,哭了起来,眼泪顺着脱了皮的脏脸往下直淌。她的矢无虚发上哪里去了? 政委要人点清了这商队的财富,然后用化学铅笔写了一张收条,塞给了这些生意人,任他们倒在地上,捂着脸去痛哭。 他记起了这个军官,回过头来,只见这个军官泰然自如地站在那里,边一抽一烟,边冷冷地笑着,盯着政委瞧,两只眼睛湛蓝湛蓝的。 政委问他:“你是什么人?”军官喷了口烟,回复:“近卫军中尉奥特罗克。”人们在这军官的一只隐私的小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公牍。公牍里写明,白军头头高尔察克大将任用中尉奥特罗克为邓尼金将军里水师部政一府的全权代表,由他去作口头请示。看来,这个蓝眼睛是一个要人呢。 政委问了他几句后,发觉他的立场极其卑劣,就对马丽娅说:“喂,马丽娅,我把他交给你了。你得好好儿看着他。倘使放跑了他,我就扒了你的皮!”马丽娅没有吭声,将槍往肩上一背,走上前去说:“喂,随着我,你是归我管的了。你别认为我是个女人,就想溜之大吉。我让你先跑300 步,看我能不愿一槍将你嘣了。一次失手,第二次保障饶但是你,遭鱼瘟的!”中尉斜了她一眼,咯咯笑着,很斯文地鞠了一个躬,说:“能在您云云美丽的小属下当俘虏,真是三生有幸!”马丽娅哼了一声道:“空话少说,你粗略只会跳跳四步舞吧。抬起你的蹄子,起步..走!”就云云,这个白军中尉就当了马丽娅俘虏。 这天夜里,他门在一个湖的岸上宿营。 马丽娅用驼一毛一绳子把这个中尉的手和脚捆起来,然后又在腰间缠上一圈,将绳头紧紧惧在我方手里。赤军小伙们都来嘲弄她,可她不理他们,倒下来睡在这中尉的身边。 这天夜间,风声咆哮,雪片像鹅一毛一似的飘下来,标兵只好钻到一毛一毡里去避寒。这一避,竟睡着了。3 个贩子潜回归悄悄牵走了统统的骆驼,而骆驼上还背着救命的粮食呢。 第二天一早,中尉从一毛一毡下探出脑袋来。望了一下,吹了一声口哨,嘲笑说:“太帅了,苏维埃的顺序一性一,一切的呆子!”政委气得七窍生烟,大喝一声:“闭上你的鸟嘴,坏蛋!”当前,生计变得非常贫窭,走着走着,他们已只剩下10 片面了,其他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了。简直每天清早总有这个或者阿谁睁不开眼睛,腿肿得像圆木一样,他们的鼻孔里惟有出气,已没有进气,于是政委只好流着眼泪,亲手用槍打死了他,让他早些解脱。 10 片面走得跌跌磕磕的,唯独这个白军中尉腰板笔直,走得很平静。赤军士兵们已不止一次地劝政委:”政委同道,干吗还带着这个累赘?口粮仍然亏折了,还让这家伙白吃?嘣掉算了,他那身衣服和靴子还蛮好的,行家也可能分着穿。”然则政委即是不让他们动中尉一根一毛一。政委说:“只消咱们还在世,咱们就要带他到司令部去。他是一本活资料,肚子里的材料大有效处,不愿白白打死了他。”就云云,他们走啊走啊,终归走到了阿拉尔海滨。 第二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吉尔吉斯的墟落。乡亲们既可怜,又折服他们,就给他们东西吃,使他们神速克复了体力。 一个礼拜后,他们弄到一条被风刮来的渔船。这船尚有几分新。他们将船修饰好了,坐上4人,2个摇船掌舵, 1个是马丽娅, 1个是白军中尉。 政委叮咛要将他早日送到司令部,万一块上有变,就毙了他。 起首时一块顺风,然则第三天的夜里,暴风呼一呼地怒号起来,滔滔巨一浪一越来越高。一个巨一浪一滚过之后,桅杆旁的两个赤军士兵不见了。白军中尉坐在齐腰深的水里在画十字祷告。 马丽娅动气地叫道:“邪魔!..你干吗泡在水里?快舀水!”中尉跳起来,急忙用我方的皮帽舀起船里的水来。 马丽娅朝着暴风怒号、黑乎乎的大海高声叫道:“谢明!维赫尔!你们在哪里?”一浪一花激荡着,听不见有人回复。分明,这两个赤军士兵被一浪一卷走淹死了。 接着,风将这艘半浮半沉的船送到了一个小岛边,船底在沙子上擦得“籁籁”发响。 马丽娅跳下水去,说:“来,跟我下水!”中尉也跳进水里。 他们两人先将船拖上岸。马丽娅抓起了槍,叫中尉将口粮袋背上岸来。 登岛四望,这里历来只是一座孤岛,岛上连一片面也没有。马丽娅不由丢下槍,号陶大哭起来。 白军中尉抚慰她说:“喂,别哭了,小一姐,哭也没用。这里既有屯鱼的木一仓,咱们就先上木一仓去吧。”说着,他弯下腰去取槍。 马丽娅赶快推开他,说:“多谢你帮手。但是..但是,我是衔命将你押送到司令部里去的..我就不愿让你拿槍。”鱼仓找到了。黑漆漆的木一仓里披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鱼腥味。 中尉摸一着黑进去,竟摸一到了一大堆干鱼。 他叫了起来:“啊炳,有鱼!有鱼就饿不死!”马丽娅呻一吟道:“湿一淋一淋的,冻坏了。用鱼生一堆火吧!”中尉从没传说鱼可能当柴烧,实在是听呆了。 马丽娅拿他取笑了一顿,就拔一出枪弹头,倒出炸药,用炸药引着了火,再用小木片引着了鱼干,生起了一个簧火堆。 孤岛上有的是鱼干。这是渔民在渔汛时逮捕的,他们晒干了堆在这里,然后用船来运走。 他俩烘干了衣服,吃了鱼干和烧饼。然则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中尉却病倒了。 这么很多天的驰驱,饥饿、疲乏,加上在水里一浸,他像一只口袋似的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然而,灾患丛生,拖在岸上的船被海一浪一冲走了,他们两个己被围在这个惟有他们两片面的孤岛上了。 马丽娅弯下腰来把稳审察中尉,只见他瞪着眼睛,张着嘴,他那对湛蓝的眼珠含糊了,疯疯癫癫的,混身火烧火烫的,嘴里胡瞎说着梦呓呓语。马丽娅心灰意懒地环视了一下周遭,她脱一下皮衣,铺在沙地上,拼竭力将中尉落空了知觉的身一子拖过来,让他睡在皮衣上,然后再盖上皮袄。她束手待毙,只好缩作逐一团一,蹲在一边。搅浑的泪水顺着她羸弱的双颊,慢慢地滴下来。 她仰着脸,喃喃地说:“他要死了..叫我奈何去处政委交待呢?”这个白军中尉足足病了一个礼拜。他烧得很厉害,转瞬梦见阅兵式,转瞬梦见皇宫,转瞬梦见有人将肚肠拉了出来,结果他终归醒了过来。 他之因此能活下来,靠的即是马丽娅的看护和关切。这个孤岛上没有淡水,没有药,没有一床一;而中尉在昏厥中则又是大喊大叫,又是喊口令,又是骂人,闹得翻天覆地。说真话,这一个星期,也真够马丽娅受的。 当前,中尉终归活了下来,马丽娅的心坎也很愉快,她为他煮好了鱼,烘干了湿一透的烟,还由于没有纸卷烟丝,竟将我方写着诗的小纸片也捐献了出来。 此后的几天里气候很好,太一陽一暖烘烘的。马丽娅已走遍了全岛,找到了一间渔民小屋,这小屋又干燥,又结实,窗子上尚有玻璃,那里有炉子,有碗盏,有一床一。最要紧的,蕴藏室里尚有些面粉和大米。猜度他们还得在岛上再呆上两个礼拜,这此后,渔民就会来运鱼。云云,他们就有救了。 在这个惟有他们两片面的寰宇里,他们已少了敌意。马丽娅替中尉干活,中尉为马丽娅讲故事,讲鲁滨孙漂流记给她听。就云云过了些日子,他们两个就像同伙,像一爱一人一样地好上了。 然则,有一次,他们吵了起来,这是由于两片面的寰宇观压根儿分别:中尉恨战役,恨劳动公民,恨革命妨害了他美丽的生计;然则马丽娅是劳动公民身世,她理解惟有打败了这些吸血的田主富人,才有好日子过。傍边尉骂她是“混混”的光阴,马丽娅扑了上去,举起手照中尉瘦削的、没有刮过的脸上一抽一了一个耳光。 然则,岛上惟有两片面,不亲善也得亲善。 三天后的午时,他们正躺在门口的沙子上闲聊,陡然,中尉的蓝眼睛死死地盯着地平线。他眼睛里闪出狂喜的光泽,低声他说:“看,船帆!”马丽娅跳了起来。公然,远方蔚蓝的地平线上,有一个小白点在闪耀,在微微颤一动、摇荡,这是迎风飞舞的船帆。马丽娅双手按住滚动大概的胸脯,眼睛死不盯着,还不自负那是久久希望的帆影。中尉以至愉快得拉着她跳起舞、唱起歌来。 然后,中尉跑进屋去,取出槍来,继续放了3 槍。震耳的槍声突破了周遭的寂寞。但每放一槍,中尉的身一子都要摇摆一下,这是由于他的身一子还很弱。 船上人听见了槍声,船帆摆一动了一下,厘革了航向,侧着船身,向这边驶来。这时,船已看得了了,这是一艘橙黄色的风帆,不像是一艘渔船。 马丽娅小声嘟哝着:“是放哨船,见鬼,这个光阴,有谁会出来放哨?”相距百把米的光阴,船尾上陡然站起一片面来,他用双手拢成喇叭筒,喊起话来。 中尉颤一抖了一下,把槍往沙地上一扔,两个箭步窜进了水里。 他伸开两臂狂喊起来:“乌啦!是咱们的人!..是咱们的人!..快,先生们,快,快!”马丽娅的眼光死死盯着船,猛的,她看了了了,舵一柄一跟前坐着的人肩上有闪金光的肩章。啊,这是白军! 她记起了政委的话,“唉呀”一声,咬着嘴唇,拾起中尉扔掉的槍,搏命大叫:“喂,你这个..这个白一党一坏蛋!你给我回归!..我在对你说呢,你听见吗?回归,你这个鬼东西!”中尉站在齐脚深的水里,急忙地挥动着双手,要船快过来。 遽然间,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起处,中尉一头栽在水里,鲜红的血浆从打碎的头颅里涌了出来,散开在海水里。 他,即是被她打死的第41 个! 马丽娅丢开槍,跑过去,抱起他来,低声地痛哭起来.. (张子良)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随机新闻

友情链接及相关站点

Powered by 可敖奴嗒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6-2021